工作

鳗鱼在盒子里,还活着

灌入喉舌的液体,红肿的上眼皮。护士躲在手术室偷窥到了生命终结的秘密

老人扯紧被子,幻想焚烧后的灰尘。孤独打了个哈欠,变成海苔上结块的盐

脂肪与勇气之间的内战,茶梗说给我一杯热水

不剩沉睡,不剩挣扎



想拥抱你,触碰每一节由意识组成的脊骨,抽出身体里的焦躁,怀着明日也能与你相见的期许,在世界终结之前,就能更加了解了,就能更加相爱了。

无言的尽头

你从烟灰中醒来,耳边是混浊的潮汐声。欲望在世界体内奄奄一息,言语切开喉舌灌注寂静。让我们被宇宙的谦逊抹杀吧。

装个逼

宇宙缩小成广场,士兵亲吻爱人,火车临行,海底升起泡沫,晦暗的钟楼照亮黑夜,战争变成你手里一朵玫瑰花。

高杉睁开眼睛,从混浊的梦里醒来。奄奄一息的疲倦感找上他。滚烫的液体张牙舞爪地叫嚣着从瞳孔里挣脱出去,最后蒸发在夜晚闷热的空气里。他摸到冰凉的枕巾,有点犯烟瘾。

那是比少年时期独有的意淫还要难以耻白的碎梦。他只希望自己能撸一管再好好睡过去。

只可惜现下的情绪就和老二一样软。

高高悬在空中的病态的自尊心阻止他与自己坦白。

从枕头下翻出七星和润滑剂,点了烟,头晕。

似乎只有他抓着回忆与梦境不放,像被点亮的白日梦不可收拾。


この侭昔のように

热闹喧哗的青涩顶端,无从伫立的抢先的巡回的季节。
将转眼的青春都告终。
「这样下去就跟以前一样」心想着渐渐暗去的天空而仰望。
走过人烟稀少的湿润眼睛。
眼神逃避黄昏的凉意。
看惯了的笑容再度浮现在那个嘴角,只要再触碰一次,感觉我们就会再度开始,所以紧紧地握住那双手。
泄露一句话就会结束。
「就这样一如往昔···」想隐身于日渐夕暮的城市之中所以硬是吞了下去。

© 余兴|Powered by LOFTER